国外媒体Radio Cycling podcast的调查发现,今年环法的两个赛段和环意的四个赛段都没有进行自行车内置电机检测,其中环意自行车赛决定性的计时赛中使用的爬坡车也没有进行技术欺诈检测,尽管UCI声称在其所有世巡赛和女子世巡赛中都对自行车进行了隐藏发动机检测。

Radio Cycling podcast还发现,自2021年以来环加泰罗尼亚赛(Volta a Catalunya)上,也没有使用X光机或精确度较低检测系统对自行车进行内置电机检测,而在今年的米兰-圣雷莫赛(Milan-Sanremo)、弗莱什-瓦隆女子赛(Flèche Wallonne Femmes)和巴黎-鲁贝女子赛(Paris-Roubaix Femmes)上,仅对四辆自行车进行了检测。

比利时公路越野自行车手费姆克·范登德里埃什(Femke Van den Driessche)在2016年佐尔德世锦赛上被发现在其自行车中使用了隐藏式电机,目前她仍是唯一一位因使用“机械兴奋剂”而被禁赛的精英级职业车手,但最近几周,有在高级别赛事中使用隐藏式电机的指控和传言再次出现。

本月早些时候,在珍宝车队在西班牙的图尔马莱山上以1、2、3名的成绩夺冠之后,前快步职业车手杰罗姆·皮诺(Jérôme Pineau)在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指责荷兰车队使用“机械兴奋剂”,并声称UCI不再控制任何事情,而是按照大车队的意愿行事。

UCI透露,在环法进行的997检测中,平均每个赛段48次,所有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有837项检测(平均每站40项)是在比赛开始前进行的,使用的是装有检测装置的平板电脑,用于检测磁场。同时,在赛段结束时,使用更精确的反向散射或X射线检测法进行了160次检测,平均每个赛段8次。

虽然这些数字在纸面上看起来令人印象深刻,但Radio Cycling的最新调查却揭露了更令人担忧的趋势。尽管环法进行了大量检测,但他们发现在比赛的最后一个周末,X光机并没有被使用,而在巴黎的最后一个赛段,根本没有进行任何检测。

与此同时,在环意赛的21个赛段中,有四个赛段没有进行任何测试,包括第一赛段和第十赛段的计时赛。在第20赛段——通往Monte Lussari的决定性山地计时赛——之前对158辆自行车进行了测试,但几乎所有参赛车手都在最后的陡峭爬坡之前更换了自行车,赛段结束后也没有对这些爬坡自行车进行测试。

Radio Cycling揭露到,在环意上X光机也一次也没有使用过,只有在环西的最后六个赛段使用过,检测员们不得不依靠精确度较低的平板电脑进行检测。

在环法女子自行车赛中,X光机在整场比赛中没有使用过一次,而在最后一天的计时赛之前,仅对六辆自行车进行了测试。此外,在皇后赛段,即标志性的Lagos de Covadonga赛段,也没有进行任何检测。

Radio Cycling联系到51场男子和女子世巡赛中,24场提供了测试数据,12场表示UCI没有共享数据,15场没有得到回复。

在得到答复的24场比赛中,加泰罗尼亚公路自行车赛(Volta a Catalunya)——自行车赛中最负盛名的一周赛之一——自2021年以来就没有进行过“机械兴奋剂”检测,而女子是巡赛环斯堪的纳维亚赛自2017年创办以来就没有进行过一次检测,同年,UCI主席大卫(David Lappartient)承诺加强打击“机械兴奋剂”欺诈行为。

针对此次调查,UC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UCI的反技术欺诈计划多年来一直在稳步发展,并提供了一个强大的系统,用于检测隐藏在车架或其他自行车部件中的任何可能的助力系统。

图片:资料图库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