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傻,飞机呗。

首先呢,是坐汽车到飞机场,然后飞机。

最后我跟你说拜拜。

芬兰有哪些礼仪习俗与禁忌?

身份特征

 

在芬兰,男女平等的程度非常高。从妇女在和社会领域内掌握的高等职位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在学术领域,也有无数妇女身兼要职。近些年,来芬兰的商人们发现,在谈判桌的对面“更公平的性别”的数量正在增长中。芬兰福音路德教堂可以给妇女授以牧师的神职。在许多教区内都有女性牧师。然而,目前为止还没有妇女被选为主教。

对女性采取沙文主义或施恩般的态度一般是不被接受的,虽然在实际生活中,这样的态度依然存在。女性的确也欣赏传统的礼仪,但是最终她们还是以男性是否以平等态度相待来评价一个男人。芬兰女性一般经济独立,比如,她们可能会提出负担餐厅账单上自己消费的那部分费用。男性可以礼貌地拒绝这一提议,但是也可以同样礼貌地予以接受。

在国际背景下,或者当用到外语,特别是英语的情况下,芬兰人已经习惯于上正确无误的语言,即传统的男性词被性别中性的词所取代。比如说,主席就用chairperson这个词。或者,第三人称单数代词同时被使用,比如,他/她(he/she)。在芬兰语中,后一个问题其实并不存在。第三人称单数在芬兰语里面只用一个简简单单的hän就同时概括了两种性别的他和她。然而,还是有不少职称是用–mies (男人)这一词根结尾的,但并不存在性别指向的问题。作为国外来的客人,应该遵循他们所使用的语言的特定惯例。

交谈:

关于芬兰人是保守的和沉默寡言的一族的观念已古老而过时了,而且特别不适用于年轻一代。然而,我们的确可以说,芬兰人对于话语和演讲抱有一种特殊的态度。他们把话语看得很重,并且言而有信。芬兰有句谚语,“看人看话,抓牛抓角”。芬兰人会谨慎地考虑他/她该说些什么,并期待别人也是如此。 他们觉得口头的协议和承诺是有约束力的,不仅对他/她自己,对另一方也是这样。他们认为,无论这些话是在何时何地说的,话语的价值是一样的。来芬兰的访客必须记得,即便是用一种轻松谈话的方式发出的邀请和希望也常常是被当真的。比如,“我们什么时候应该一起吃顿午饭”之类的提议。 如果你事后又将这种建议抛诸脑后的话,就会引起听者的担心。众所周知,礼节性的轻松交谈是芬兰人所缺乏的,也是被觉得靠不住和不十分被重视的。

芬兰人很少会和陌生人说话,除非有特殊的推动力促使他/她这么做。外国人常常注意到,芬兰人在地铁,公共汽车或电车上都令人好奇地沉默着。在电梯里,他们也象地球上的其他人一样,忍受着同样的缄默的难堪。 然而,一个握着地图的游客在街角或是任何公共场所总能得到帮助,因为芬兰人的好客会使他们轻易地克服习惯性的保守。

芬兰人更善于聆听,而不是谈话。打断别人的说话是不礼貌的。如果谈话有中断的话,芬兰人是不会觉得紧张的。沉默也被视作交流的一部分。芬兰人通常说话不慌不忙,即便是在说自己母语的时候。很多外国人都觉得芬兰电视中新闻阅读的速度很可笑。 虽然很多芬兰人精通好几种外语,但他们可能在说这些语言的时候会使用一种小心翼翼的语速。尽管如此,在合适的情况下,芬兰人也会变得激动和滔滔不绝。

一旦比较了解了一个陌生人之后,芬兰人就会挺愿意讨论任何话题。

在芬兰和在地方一样,共同的兴趣爱好是谈话和交换观点的一个自然的话题。 和芬兰人谈论关于文化,艺术或者体育的话,很容易就能建立起一次有趣的谈话。体育是一个特别可行的话题,因为近年来,芬兰人在体育上获得不少成功。不光是在传统的长跑和冬季运动项目上,芬兰现在还有了世界级的足球运动员,赛车手和高山滑雪选手,并且也有了不少这些领域内的业余爱好者和狂热分子。

问候

问候时,双方握手并对视。深鞠躬则表示了特别的敬意。在一般情况下,点头就够了。 芬兰式的握手简短而坚定,不附带象触碰肩膀或上臂的手势。当问候一对夫妇时,应当先向妻子致意。除了在非常正式的场合,接到邀请的夫妇则应先向主人致意。和孩子致意也是通过握手的方式。 问候时拥抱在芬兰是很少见的。 在街上遇到熟人时,男人一般要举起他的帽子。在非常寒冷的冬天,则只要用手在帽沿上碰一下就够了。

问候

和别的国家的人一样,芬兰人也接吻,但是很少在问候的时候这么做。吻手礼也很少见。朋友和熟人在见面时可能会拥抱,吻脸颊也不是不可以,但在农村并没有这样的习俗。对于在脸颊上吻几次也没有特别的规定。不过,大多数芬兰人觉得三次有点太多了。男人之间问候的时候很少亲吻彼此,而且从来不会象我们东面的邻居那样亲吻嘴唇。

饮食

芬兰烹饪具有西欧,斯堪的纳维亚和俄罗斯的元素。餐桌礼仪是欧洲式的。早餐可以很丰盛。午餐时间一般是11点到下午1点之间。 工作时间的午餐一般不会超过一个小时。过去一度盛行的冗长的商务午餐现在也压缩到了90分钟或两个小时。家里的晚餐一般在晚上5点到6点之间进行。大多数餐厅从晚上6点开始供应晚餐。许多餐厅在营业时间结束前5分钟停止点菜,所以在订座之前最好先询问一下餐厅营业时间。 音乐会和戏剧表演通常在晚上7点开始,观众们会在散场后10点左右去用餐。

餐厅的菜单和家庭烹饪很少会有西方访客所不熟悉的食品。日益增加的对营养的意识已经让芬兰人的饮食从一度的量大油腻转向较为清淡的食品。较高档的餐厅也会提供适应不同需要的膳食。不断增加的各国风味餐厅也带来了更多的选择。晚餐时,啤酒和葡萄酒和菜肴搭配在一起,但午餐的时候则很少有人点酒喝。

在晚宴上,如果需要的话,主人会定好座位排序。主客会被安排在女主人的右边。如果那是一个仅有男人参加的晚宴的话,主客会坐在男主人右侧。这个座位是大多数芬兰人所害怕的,因为晚宴之后,主客需要对主人说几句感谢的话。只有等每位客人面前都端上了菜,客人们才可以开始用餐。通常,主人会在宴席开始的时候祝酒,祝愿他的客人们“hyvää ruokahalua”,也就是“胃口好”。客人们应该在主人祝酒之后再开始饮酒,唯有在晚宴迟迟没有开始的情况下才可以先喝起来。

芬兰人很少会在宴席进行的中途致辞,但在正式的场合则会这么做。在这种情况下,致辞经常会在两道菜上菜的间歇期进行。在宴会期间,主人会向每位客人敬酒,或者客人们可以举杯并注视对方,向彼此敬酒。当喝完杯中酒,把杯子放到桌上时,应该再度注视一下对方。

宴席通常以咖啡收尾。餐后酒也会和咖啡一同,或是紧接着咖啡之后被送上来。如果主人允许吸烟的话,这也是拿出香烟或雪茄烟的时机,除非主人已经之前就已经允许或者建议过了。离开餐桌的时候,无论主客是否已经致谢过,客人们也应该在合适的时候向主人表示简短的感谢。

抽烟

抽烟在近年来已经减少,大家对于抽烟也更加持有否定态度。法律不允许在公共建筑和工作场所吸烟。芬兰人一向遵纪守法,对这项规定也不例外。然而,抽烟在各种年龄层次中仍非常常见。国际性的潮流已经增加了一小部分吸烟者对于雪茄的兴趣。

和很多国家一样,芬兰禁止在大多数餐厅和一切有执照的场所吸烟。

吸烟者应该懂得为他人着想。当客人应邀到主人家中作客,即使烟灰缸就摆在那里,客人也应该询问主人是否介意他抽烟。吸烟者可能会被带到阳台上,冷空气会让尼古丁的摄入量减少。

作者 admin